• 舟山網微矩陣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論壇APP 舟山論壇APP
  • 舟山網微信 舟山網微信
  • 舟山網官方微博 舟山網官方微博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>舟山網首頁>暢游舟山

他“喚醒”了普陀山一塊有故事的明朝石碑

2021年06月15日 08:47 來源:舟山晚報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
  雖然普陀山面積僅12.5平方公里,但是不可移動文物卻有100處。這些文物古跡不僅是普陀山一道獨特的名勝景觀,更是歲月與歷史的見證。
  人類會經歷生老病死,這些文物也一樣逃不開自然法則。如何與時間賽跑,助它們延緩衰老抑或重煥青春?文物保護工作就顯得尤為重要??梢哉f,在文物身上,不僅有它自己的生命,還鐫刻著文物保護工作者的時間。6月12日是我國“文化和自然遺產日”,今天本報帶領大家走進90后普陀山文物保護工作者高升的日常,一起“傾聽”他與普陀山那些文物的故事。
修繕完的《渡海紀事碑》
  見證普陀山萬歷中興的石碑重見天日
  普濟寺不遠處的香華街,有一處老庵堂,里面矗立著一座明代碑刻,高3.3米,寬1.75米,厚0.24米。它是普陀山古碑之一,也是市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  碑文上記載了萬歷三十一年(1603年)督撫浙江都御史尹應元等大批官員渡海登臨普陀山視察的盛況。據說,這塊石碑是由督造太監張隨建造,并題寫了匾額“海山天柱”。這塊石碑建造的那一年,也是普陀山萬歷中興駛上了“快車道”的重要年份。
  如今,雖然因為時間太久石碑上字跡已經模糊,但這塊載滿歷史印記的石碑,如今也是香華街上一道靚麗的風景。
  而就在兩年前,這塊碑刻的表面還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石灰,一半被埋在土里,且周邊整體環境也較差??梢韵胂?,在歷史的進程中,它一定遭受過不少“傷害”。
  據說,早在清康熙年間,這處碑亭就遭受過打擊,當時亭子損毀廢棄,僅有石碑留存了下來。后人在這處石碑的地方建造了房屋,才得以讓石碑保存下來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“破四舊”的時候,為了保護這塊石碑,民眾自發在碑上涂滿了石灰。
《渡海紀事碑》修繕現場
  1992年,政府整修法喜齋,無意中發現了這塊沉睡了近四百年的明朝石碑。雖然石碑保存了下來,但上面的摩崖石刻被石灰封蓋了?!耙话朐谕晾?,上面滿是石灰。 ”這也是高升第一次見到《渡海紀事碑》的模樣。
  在高升眼里,它不僅僅是一塊古碑,更是一件有生命的珍貴物品。高升在接到上級領導對《渡海紀事碑》進行修繕和展示的要求后,第一時間投入到搶救工作,以期讓石碑盡快重見天日。
  怎么修繕最好?高升每天花大把時間與相關公司討論,僅方案就修改了3次。第一項任務是要把埋在地下的石碑挖出來,這個過程看似簡單,其實卻異常艱難。高升每天盯在旁邊,生怕工人一不小心,損壞碑體。
  經過兩三次高壓蒸汽的無損清洗后,石碑上的石灰才被沖洗干凈。為了能盡力恢復石碑上的文字,高升又對石碑進行拓片。這些拓片資料如今都被完好地保存了起來。
  那段時間,高升幾乎天天都“陪在”石碑身旁,一呆就是一整天。經過半年時間的搶修,石碑終于重見天日。
  讓法雨寺九龍殿恢復往日風華
  楊枝觀音碑、多寶塔、法雨寺九龍殿并稱為“普陀山三寶”。九龍殿又稱大圓通殿,據《普陀山志》記載,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三月,皇帝南巡至杭州,接見了法雨寺住持性統,下發“拆金陵舊殿以賜”圣旨,發金陵城內琉璃瓦12萬張,并撤舊九龍殿改建,故有現在“九龍殿”之名。
  在九龍殿游覽,導游都會講到九龍殿頂上的九龍藻井,它屬于明代舊物,九條木雕金龍工藝精湛,巧奪天工。據傳,九龍殿是明故宮的九龍殿整體搬遷到普陀山的,九龍藻井原是放在朱元璋金鑾寶殿之中。
  不僅如此,九龍殿的建筑造詣也非常高,九龍殿的屋頂是單層重檐山頂,屬古建筑中第二等級。九龍殿整體結構無梁無釘,堪稱一絕,法雨寺也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
  “文物也是有壽命的,時間久了難免會出現破損?!备呱貞?,2018年剛到普陀山不久,他就“半途”加入到九龍殿修繕工作中。他著手整理資料上報省里,為九龍殿爭取到了100多萬元的文物保護專項資金,??顚S帽U狭司琵埖畹男迯凸ぷ?。
  九龍殿修復進行了一年半時間,也成了高升心里最深的記掛。每天上班,他都會去施工現場盯著,就連晚上下班散步,走著走著,發現自己又走到了九龍殿?!翱吹讲鹣碌拿繅K琉璃瓦,每個木結構都完整保存好了,我才安心?!备呱f。
  你要是有機會前往九龍殿游覽,可以細心觀察一下,修繕處與其他地方有沒有區別。如果沒有,那這也是高升他們所最希望達到的效果。
高升日常巡查文物點
  要對普陀山文物進行“人口普查”
  四年前,高升從西北大學考古系研究生畢業。畢業旅行,高升和同學到普陀山游玩,可能是天生的緣分,高升被普陀山深深吸引,后來順利考入了普朱管委會旅游和文化體育局。
  還記得剛來普陀山,為了盡快熟悉情況,高升花了兩個月時間,每天至少走兩三萬步,幾乎把普陀山的不可移動文物點都走了一遍,看保存情況,看存在問題,做好記錄,其間沒有下過一次山。
  經常有人問高升,怎么耐得住山上寂寞的生活。高升會說,在他眼中每處文物都像是一個會講故事的老者,修復保護的過程就是聽他們講述自己的前世今生,他很享受這樣的過程,況且自己本來就是考古出身,已經習慣在深山、戈壁工作。讀大學期間,高升曾跟隨陜西省考古研究所前往“全國十大考古發現”之一的陜北石峁遺址,參與發掘工作,整整3個月時間手機沒有信號。
  在普陀山工作的四年中,靠著對普陀山歷史與文物的崇敬、熱愛,高升的確耐住了寂寞,也鉚足了干勁。他陸續配合完成了普陀山朱家尖文物保護工作領導小組的成立,4處文保單位的修繕審批、修繕和監管,2處省級文保單位和22處市級文保單位保護范圍、建設控制地帶劃定……
  目前,高升正在對轄區內33處市級以上文保單位進行“四有檔案”編制,目前已經完成19處。這項工作相當于文物界的“人口普查”,通過三維掃描、拍照、錄像等方式,對文物單位完整建檔,并明確文保單位的責任管理方。
  采訪最后,高升說自己最大的期望就是,若干年后,市民游客到普陀山依舊能看到普陀山各處文保點、歷史古跡依舊完整地呈現。這也是他默默堅守普陀山的最大動力。
  據統計,目前全市有不可移動文物849處,其中包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4處,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2處,市縣級文物保護單位139處。全市業余文保員、文保專家、系統內文保干部共計100余人。
原鏈接: 作者:何菁 曾燕 高升    

掌尚舟山客戶端

此新聞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掃碼下載隨時閱讀舟山新聞

亚洲 各类精品